Kinglang

For freedom For beauty

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……

【江南布衣】
刻了一下午,手磨了个泡
丁酉仲春学篆刻

临《董美人墓志》,

总觉得练字事倍功半,但内心很热爱书法呵!

希望志同道合的朋友或老师多多指点!

存档灵魂:


【德】赫尔曼·黑塞


早 春

焚风夜夜吹起,
拍动它润湿之翼。
鹬鸟翩翔空中。

一切都没了睡意,
大地已苏醒,
春天在耳边轻啼。

勿躁,勿躁,我心!
是否在沉沉繁花披纷
之枝,热情会复炽,
领你向旧日之径——

而你的路
已不再引向青春。


春 天 

在昏暝之穴,
我梦你已久:
你的青青树色,
你的噫气如兰,
你的鸟语花香。

如今你如新启封,
以你的盛装与仪态万种,
浴着彩光,展示我
你迷人的娇容。
你把我重认,
温柔地把我逗引。
你的欣忭流被
使震栗流过我的四肢。



它重又走下那黄泥小径
从风暴洗净的山巅,
鲜花与鸟儿的歌,
那美之所亲,重又迸如涌泉。

我的思绪重被牵引,
当我孑然暂寄的大地,
在这温柔盛绽的纯净中,
呈现为我可爱的家园。


绽 开 的 花 枝 

绽开的花枝
颠摆随风, 
我童稚的心儿 
上下跃动 
在日子的阴晴变换里, 
在要和推辞的窄缝中。 

直到花已谢去, 
子已满枝, 
直到心儿不再爱玩, 
寻得了栖止, 
并悟到:人生堪行乐, 
莫对空花枝。


轻 云

一片孤云,
飘过蓝天,
轻柔而悠闲,
喜悦吧,你心!

他将携洁白的清凉,
掠过你蓝色的梦乡。


余 音 

浮云与凉涩的风
使我清凉,疗我顽疾。 

像梦中沉默的孩子 
我得以休养生息。 

从我可怜的爱 
只有胸臆深处的余音 

仍轻轻地欲去 
还留而一切欲念都已消沉 

这无名的声音 
伴着风和泪的簌簌声, 

我仍能,整日 
静静地把它谛听。


暮 蓝

噢,纯净的迷人的美景,
当你脱紫卸金,
庄严而从容,在宁静中舒展,
你,余光熠熠的暮天之蓝!

你似蓝色的海,
幸运之舟下锚于斯,
暂享极乐的栖憩。
桨叶上,淅沥着尘愁的余滴。

二 月 的 黄 昏 

暮色自山岩直泻湖滨, 
融雪间微光明灭, 
似无形的褪色的梦, 
枯树老枝在雾中摇曳。 

穿过村落,穿过微寐的窄巷, 
夜风温温地、从容地飘落篱间, 
叫幽暗的花园和少年的梦 
迎进一个春天。


夜 间

一些念头常把我自睡梦中弄醒:
一艘大船穿过寒夜航行
寻觅汪洋大海,
驶向我渴想已久的海滨。

或者在没有水手去过的所在,
升起红色的极光隐隐。

或者一只陌生美人的手臂
在雪白温暖的枕畔把爱找寻。

或者一位夙缘前定的友伴
在远海上走进了命运的绝境。

或者从未识我的天地之母
在我睡梦中轻呼我名。


欧凡  译